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668cpwmf.958jbs.com
重点推荐剧本
告诫腐败相关搞笑剧本《如此潇洒
党庆节日演出基层干部廉洁从政情
税务单位廉政为民相关搞笑感人小
工程施工安全突击检查相关搞笑剧
交通安全宣传搞笑小品《报答》
收费员幽默喜剧小品剧本《你莫走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现代抗日的搞笑教育小品剧本(保
地铁项目部党建小品剧本《地铁情缘
小学生禁毒表演小品,禁毒班会小品剧
6月25日全国土地日宣传小品剧本《我
关于乱扔垃圾的剧本,关于不乱扔垃圾
新农村建设环境保护三句半剧本《美
适合小学生的爱国情景剧,适合小学生
以工地安全为主题的小品,安全主题小
史上最搞笑的计生小品(唐伯虎也想生
理性购物小品,理性消费小品剧本《购
关于拒绝零食的小品,杜绝零食有关小
供电公司戏曲情景剧本《名师出高徒
税务文艺汇演创意节目,税务党建情景
关于端午节传统节日表演的搞笑宣传
5月15日国际家庭日小品剧本《我家有
银行情景演练剧本,关于金融的情景剧
红色历史革命经典情景剧剧本《红色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小品剧本(最美基
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宣传小品剧本
红色儿童音乐剧剧本,红色主题小朋友
适合小学生的音乐剧,简单的儿童音乐
导游与游客情景剧本《农村好风光》
乡村振兴音乐剧剧本《农村好风光》
新入院病人接待情景剧,医院门诊情景
适合小学生的儿童音乐剧剧本(做共产
纪念建党100周年音乐剧剧本《真情1
小学生六一儿童节搞笑小品表演剧本
512护士节关于医护人员正能量医学类
五四爱国教育小品剧本(保卫钓鱼岛)
最新最适合五一国际劳动节表演的超
您当前位置:668彩票网免费 > 小说 > 历史小说 > 2021,拥抱幸福!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XHY星晨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3/29 10:02:08     最新修改:2021/3/30 8:31:4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668cpwmf.958jbs.com 
小说名:《2021,拥抱幸福!》
(原创剧本网)作者:XHY星晨
    香饽饽的厂工人;

    “一工一农,永不受穷”这句话说的是国家工业和农业两条腿,工业和农业是我们国家发展和赶超世界的双引擎,也是国家在七十年代初顺应国家政策号召未来发展,知识青年下乡,农村青年到城市中发展。当年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特别对于农村家庭来说实实在在的一件大好事,就算在遇见大的自然灾害时,优势完全体现出来,抗风险能力更强。

    “城里集体大企业要来招工啦!能招进就可以随身把户口迁入城市,臭乡下人要变城里人啦!”这可是百年未遇的好事,这个政策犹如一夜春风吹遍整个梅家村,村里青年符合基本条件的家庭明里暗里较着劲,一到晚上就像耗子出洞都活动开来了。大福的父亲秋官是村里的会计,平时一副不是官胜似官的模样,一件藏青色的中山装,左胸前的小兜永远插着一支钢笔,哦,应该是民生牌的,装有文化人,的确,与村里的人相比是有文化,上下班走路时总是背着二只手踱着小方步一副神气的模样,村里人每每遇见总是主动打招乎,真心或假意谁心里都明白,能寒暄上几句算是被秋官高看一眼了,毕竟队里记工分和分粮的大事都得经过他的手,谁也不敢得罪,得罪不起,也有个别,土生就是个例外,土生倔强驴子脾气,就看不惯秋官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横气样,同一村里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迎面碰上也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不爱搭理 ;而秋官却不,觉得土生是在忌妒他,时不时故意说些带小刺的酸话,刺激土生一下,倒不是带着什么恶意,满足一下心里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看着土生气得五官凑一起时,秋官发出哈哈哈的大笑声。秋官心里明白,从小一起长大的,要论灵活和聪明劲土生可比他高出一筹,可土生家穷上不起学,和他那倔强的老爹一个德性,死活不让上,从小村里长辈都夸土生小神算,从没夸过自个儿,就算自己上了学,可真邪了门,卖鱼虾算账怎么也快不过土生,有时还落得几句数落:看看看,秋官啊你上了学还没有土生算得快,算的准,此时秋官早已憋得一脸躁红;或许在那个时候秋官心里总有憋着一股劲,啥时让你们瞧瞧,我也有出息的时候。其实土生看不上秋官,倒不是忌妒人家有学上,说白了也就上了个小学,如今,这秋官说好听点是个会计,不好听也就是计个流水账,毕竟村里识字的人不多,无非会拍个马屁,走个关系啥,不知怎么就让他当上会计了,瞧他一天天的得瑟样,怎么看怎么别扭。

    土生夫妻俩育有二子三女,现小女儿都十六了,闹了好几回,要自己单独一间房,不愿再与父母挤一间房里睡,实在没办法,土生嘴上不说啥,这大半年早就动起了脑筋,队里分配捻河泥的工作,或到砖窑帮忙,田间地头只要有机会,一发现砖头、小石块的不嫌多不嫌少一块二块的往家里搬;夫妻俩商量了老大到老四,兄弟俩一间,姐妹俩一间,小女儿一直与父母挤一间,实在没别的房了,原先在西厢房边上有间杂物间,年久失修顶都塌了,剩下二堵残破的土砖墙,收拾收拾自己垒墙建顶,怎么也能有个七八个平方的小间,能摆得下一张铺位就可以了,趁着中饭、晚饭的空档动手开干。秋官村里下班经过,扯上嗓子有意提高分贝说:“土生啊,忙着那,唉哟,这家伙,小日子过得红火,结棍的哩,造起房子来啦,你这个小神算真当是结棍,人家肚子还填不饱,你倒是有结余盖房,结棍结棍,嗯哈!”

    土生白了他一眼,说:“结余也好,倒挂也罢,我的家底你大会计不是比我都清楚,家有几粒米还是靠你算出来才能分到手,阴阳怪气做啥?你个大会计吃香喝辣我不是很清楚,比谁家都过得滋润那是村里人都看得见的,你本事大着哩,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谁不清楚啊,我们小老百姓说不着,也管不着,扎紧裤腰带,管好自己嘴,哼!”

    秋官吃个憋讨了个没趣,明白土生说的那些看不见的事,不接他的话岔:“你看,动不动就较劲,你这小心眼!”秋官时不时想拿捏一下土生,嘴上你来我往扯上几句拈酸话,不分上下,倒也不生气,有时看着土生五官又凑一起,心里早乐了。

    土生见着他不说话还行,搭上一二句话么总是心里有那么些不痛快,前世冤家。

    秋官这二天心里格外高兴,因大队会计岗位关于上头的第一手消息总是最先得知的,等消息公布大家忙着走关系活动时,他早已拜访好大队长的家,拎着二瓶白酒和一只鸡孝敬了张队长,白天工作时二人同事关系,下了班只要大队长“呛”一声,时不时给队长家出点力气活不在话下。前几天拎着东西去队长家孝敬时,队长还假模假样的客套:“你看我俩什么关系,你还搞这套,这不是见外了吗?谁家都不富裕,待会儿拿回去,给家人开开荤,我这用不着,听见没?”

    “队长,你说这话不是更见外了吗?喝点小酒谢谢你一直关照我,这不应该的吗?”秋官白天特地问了队长招工的条件,顺带着说一句,那我家大福倒是也符合条件的,队长笑嘻嘻的没吭声,说明二人心里都透亮,不说破,就看秋官懂不懂事,这不晚上就来了。

    小酒喝上了,也扯了半天闲篇,队长终于开了金口:“王会计,这次招工,我看你家大福真的很合适,小学毕业也是文化人,是聪明人,长的一脸书生气,这个名额就给你家大福报上,像你一样活络,说不定到时还能混个一官半职,你可等着享福了,享大福了,哈哈哈……”,张队长人也不坏,爱占点便宜,有人顺着心拍着马屁心里别提多乐,看人就顺眼,给人办点事说话答应基本靠谱能办成。

    秋官听队长应下了,心里早乐开了花,平日拍点马屁多干点活也是值得,关键时刻人真能办事,这点不含糊。

    村里有二家“大家族”李家和孙家,说是“大家族”就是兄弟姐妹多七大姑八大姨堂的表的在队里自己人多,队里有点啥事吵个嘴起个哄都能占个上风,人多嘛拳头也多,要是真能打个架啥的,赢的概率几乎百分百,那些小户人丁偏少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管好自己,不是大事不计较,吃亏就是便宜的心态,能忍则忍;向来二家“大家族”也习以为常,熟称“雄麻雀”捉惯了,而李家和孙家表面还算和气,暗地里较着劲,村里分配什么工种,场地的、田地里的、脏的累的、轻松点的明里暗里都要抢。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土生家小女儿美宝奔回家来告诉家里人,土生忙着修手里的农具抬头问:“谁与谁打起来了?着急忙慌的说清楚?”

    “王家奎林与孙家林胜俩人打起来了,为了去城里的指标,都想去互不相让,公场上好多人在劝架,你们不去看看嘛?”土生站起来与俩儿子德财和德发出了门走向公场。

    公场上早已乌央央一大群村民,土生拨开人群硬挤近些瞧的清楚些,没想到秋官早已在了,奎林与林胜脸红脖子粗衣衫在拉扯中扯开了大口子,青筋暴跳、四只眼瞪得乌眼鸡似的,劝架的村民各控制一方,但双方嘴上没停,奎林说:“大家听听,有这样的道理吗?他林胜前几个月抢到了去翻沙厂的指标,去了嫌脏累偷偷回来了,据说户口办好了都退回来了,这次知道去永红纸厂工种好,这次轮到我们这些符合条件的,仅有的那几个指标,你都退回了没资格了还没脸没皮抢,暗地里搞关系,请客送礼,溜须拍马,投机取巧,怎么好事都上你们家啊?册那你丫是谁呀?就一混蛋,你想去就去,想回就回,你中央有人啊?来去自由,没指标还抢我的,我已是内定了的,这次轮也轮到我了,明白告诉你丫的,你休想,别做梦,我奎林可不吃素的……”

    林胜打断他的话,提高分贝压过奎林嗓音:“册那,你个赤佬,自己请客送礼,溜须拍马,投机取巧,还猪八戒倒打一耙,什么叫内定了的,内定是什么意思?就是你投机取巧得来的,村里都是符合条件的报名,由上级领导审批,我也符合条件报名啊,怎么你让大伙都不报,就内定你一人,行啊,是你中央有人还是搞内幕?林胜揪着“内定”二字不放,奎林暴怒说秃噜了嘴,这下可好,秋官原本想会计的面子把俩人劝回得了,瞧着俩人把话都说到这份上,全秃噜了出来,自己搞得关系得了个指标,可别把自个儿给扯进去,硬生生的把劝说的话咽回去.

    “哎哟,奎林啊,你呀连个话都不会说,林胜还以为你这一说错话,真信了,吹个牛人家还能当真了,什么内定,这叫内部初审,意思是说有些人得过指标或者不符合条件的人初审就通不过,还中央有人,奎林要这么有能耐中央有人,还在这里瞎吵吵做啥?”王家人开始帮腔解释,虽有真事也不能让人真传出来,越传越玄乎,倒时别把事真的搞砸了,这是件大事,看来这次要做到面和有困难了。

    “林胜当真,我们也还当真了呢,这事还真不能说是说大话,村里乡亲都知道,有些人就是有能耐,窜天猴似的,上窜下跳,能耐大着呢!上面够得着,下面摆的平,人知道了还不让说,还想武力摆平吗?拳头多还真能镇得住胆小的哩!”孙家人这时秒出场,有挑衅的架势,说白了谁怕谁呀!

    “哟荷,好家伙,窜天猴出来了,还会功夫那?想摆平谁呀?”

    秋官皱着眉俩眼在奎林与林胜脸上来回扫视,环顾四周觉得这是要闹出大事来,这火越拱越旺,群架的苗头出来了,着实是听不下去看不下去了。

    一蹓小跑去请村主任过来,请来的路上把大概吵架内容讲了讲。

    村民此时竖着耳朵安静听他们说的“内幕”,这二大家族平时横不敢惹,出钱也买不到的凑热闹机会,能听他们自己说出来怎么掐,够新鲜够刺激。土生父子仨与一些长辈不痛不痒七嘴八舌的劝着:“都是自己村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气话不能当真,越说越气,越气越上火,你们俩都消消气,赶紧回家吧,这样也不好看那,回吧,啊,听人劝,吃饱饭……”

    村主任来了,人群散出一条道,村主任平日威信挺高的,村里的工作向大队汇报是主任职责,向来还能公平处事,村民也是敬他三分。主任走上前,在奎林和林胜脸上各扫了一眼说:“王家和孙家在村里也算是上得了台面的人,给大家起表率带好头的大家族,怎么今天你们俩打算把台拆了,脸面也不要了,有什么事不好好商量,非得闹得这般不可开交,商量不通可以到我家来嘛,再不行可以到大队长那嘛,这样是好看那还是好听啊?我们村就二个名额,符合条件的青年愿意报名的报名,报名之后还得上级政审,政审通得过通不过那是上级领导的事,你们这么闹是自己成心和自己过不去,这样政审能通过?这是什么形象?好了,大伙都散了吧,你们俩到我家去说还是去大队部?再不散,隔壁村都要来看热闹了,你俩这是要出名啊?”主任一脸严肃,义正严词的一番话,奎林和林胜听主任说的有理,互不服气各瞪着对方勉强跟着主任去了村办公室。

    无非劝说一通,主任不可能表态谁去谁不去,也做不了这个主,到是心里有了盘算。

    事隔二天之后,张大队叫村主任去一趟,关于去永红纸厂的招工指标名额沟通确认,除当天吵架涉及到奎林和林胜情况再次了解,张大队听主任汇报与秋官反应情况基本一致,心里明白这俩人是肯定不能去的了,张队长也担心自己爱占点便宜的事,不要被这俩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秃噜出来,并问道:“村主任,你们村报上来的名单我看过了,但名额只有二个,你看名单上谁较合适,你们村你更了解,讲讲看?”

    “有倒是有一个,就是土生家的德发,小学毕业也算有文化,人稳重能吃苦,话不多但脑子活络,村里的农具改良都出自他的手,实在的一个人,村里人缘也不错,队长啊,我可没有一点私心,实话实说,具体你们领导定夺,我只是推荐,嗯哈!”村主任其实与德发私交还不错,但没收礼没占便宜到是真的,所以大胆推荐不心虚。

    “村主任,你看你这个人,说什么话,我还不了解你吗?肯定相信,这么多年的基层工作,村里百姓都很支持你,这说明你处事公平,人都信你啊,这个德发我也有所了解,不挑事,稳重服从分配,是个可选之人,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大队部报上去,通不通过那就看他的造化了,主任那,你可是德发的贵人呀!”

    “队长,那里话,我只是工作职责,份内事,实事求是,谢谢队长支持,谢谢,通不通过是上面的事,我先替德发谢谢队长,嗯哈!”

    这叫什么来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德发的运气可真好!而林胜和奎林得知消息后惊愕不已,后悔不已。

    一周后,消息一出,村里都传开来,倒是土生惊讶的不行,德发因为主任私底下交过底,虽欣喜但不惊讶,德发妈喜出望外,嘴里念叨着:“老天爷照顾,老天爷照顾,我家要时来运转了,出了个厂工人,天大的好事呀!”一大家子欢天喜地,通知一到,一周后去厂里报到。土生表面没有像德发妈那样逢人就笑,心里也着实高兴,难得一件大喜事落到自家头上,怎么着也得庆贺一下,收起一张长脸,露出八颗牙的咧嘴笑:“德发妈,我去镇上买点菜,晚上炒几个,请村主任过来一起喝点小酒,总要感谢感谢,否则就是我们不懂事了,为了避人口实,再叫上几个长辈,这样别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好咧,好咧,这肯定要的,我让仨丫头把家里好好收拾收拾,我得帮着德发准备准备衣服、起居用品,一周后得去厂里报到上班了。”

    晚上,借了个大圆桌面,一桌宴席摆开,没有大鱼大肉,勉强凑合一桌子菜不容易,十来个人热热闹闹有说有笑跟过年似的,土生家应该说比过年更开心。

    清晨,德发妈起床,一看水缸空着,惯例这个点老二美娜准时挑水,疑惑间昨晚高兴睡过了头?走到西厢房那间刚垒好的小房间,叫了二声没人应,推开门看床上被子都叠的好好的,这么早去哪里了,摸摸床冷的,心想,这丫头又不知昨晚又睡到哪个小姐妹家了,美娜是姐妹仨中老大,排行老二,每天起得早,家里重点的家务活她包了,轻便些的老四珍娜老五美宝分担,老大德财和老三德发基本不插手家务活,主要劳力挣工分,这个小间也是美娜提出自己起的早不影响二个妹妹,应该自己住合适。农村人都起得早,德发妈想着与德发到镇上买点生活用品,便急着从村东到村西叫喊,村里找人这司空见惯,没想,一家家喊过去,能找的都喊过了,居然都不在,便顺着西面边走边喊,期间时不时有领居出来搭个腔,“德发妈,找美娜呀,又找小姐妹挤房间去啦?”

    “是呀,这丫头也不打个招呼,也不说一声,唉……”

    “美娜,美娜……”刚想怎么走到秋官家来了,肯定不会,转身想离开。

    昨晚,美娜趁着家里人多热闹悄悄溜了,她和大福早已暗底里好上了,大福爹秋官和美娜爹土生天生冤家,这个事美娜和爹妈明里暗里提过几回,回回都是被训了个够呛,这次大福一周后到厂里报到,美娜还是有小心思的,担心大福去了城里心野了;趁着家人不注意,一溜烟去了大福房间,俩人摸黑上了床,凡夫俗子七情六欲,俩人早已憋得心急火燎放纵起来,偷偷摸摸把生米煮成熟饭,就算爹也拿她没办法了。

    美娜听到妈在叫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催促大福起来一起与妈打个照面,大福挺尴尬的,嘟囔着不愿意终究难为情,美娜锤了一下大福,不巧锤到了下半身,大福嘻笑着:“你注意着点,才刚刚开始用呢!”美娜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一边提起裤子一边催促:“你个下流坯,赶紧起来,快点!”大福只好硬着头皮跟着美娜出去。

    “妈,大清早的,这么大嗓门叫我啥事啊?”这下美娜妈吃惊不小,死盯着俩人像是不认识一样,没反应过来,愣在那。

    大福红着脸站着不出声,此时,好事的隔壁大姑大姨们停下手里的活,站在四周窃窃笑,王大妈笑道:“哟,大福,你这是先办实事,看不出这么猴急啊!哈哈哈!”

    秋官听着声音走出门来,一看就明白八九分,气得当即直拍大腿。美娜妈回过神来一把拉起美娜咬着牙,只叹气不吭声,一张老脸反倒红透了,这死丫头作死,这张老脸让自个儿往哪里放,气得满脸通红。六七十年代这种事未过门先过夜那是很丢脸的,老一辈更是觉得没家教,被别人背后戳脊梁骨的。

    怒气冲冲回到家,美娜妈的好心情被这事一搅早就一扫而光,这种事分分钟传遍整个村,美娜妈干脆直接说与老头子听了,土生铁青着脸,又拉长了一张驴脸,在他们心里,美娜是不可能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来,看不出这个大福还能做出这种事来,好好一个大姑娘毁了名声,气得一拍桌子吼道:“你像个什么样子,你还要不要脸,一个大姑娘家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来,你让老子的脸往哪里放?我早就看见你们俩挤眉弄眼,勾肩搭背,勾勾搭搭,走路像得了软骨病似的,骨头轻的没有三量重,我就警告过你,不许你和他来往,你耳朵聋啦?他爹秋官是什么人,地地道道是个小人,小人得志,向上溜须拍马,一副孙子样,请客送礼大方的很,向下呢,趾高气昂,好嘛,背着手踱着小方步,走起路来一副大领导视察工作的派头,更来气的是,邻里之间办红白事,每次都是蹭吃蹭喝,自己呢铁公鸡一毛不拨,好苗出好稻,篦秧出箅草,贼眉鼠眼,他的儿子他的种,能是什么好货色吗?”土生一张长驴脸雷霆之怒。

    美娜带着哭腔说:“我和大福俩人有意,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合理合法,你凭什么几次三番阻拦,再说大福有情有义,一副书生样,聪明、白净、好脾气,对我好,我就看上他了,哪里贼眉鼠眼,他爹是他爹,再说他爹也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就是忌妒他,倔强驴子脾气死活看不上他,你以为你是啥好脾气,人家还瞧不上你呢!”

    “啪!”土生又猛拍了一下桌子,“听听,破麻袋背洋钉-里戳穿啊,你这个死丫头真不知好歹,居然连你爹也敢骂,你自己犯贱到这个程度,白白送上门去,还要作贱你爹,我这张老脸被你丢尽了不说,你还想活活气死我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说着抄起手边的一根推谷板,扬手向女儿身上打过去。

    美娜妈急拉开女儿,气急道:“你骂归骂,还真动手打人,打坏了怎么办,连个医药费都掏不起。”

    美娜像她爹,也是个倔强脾气,犟着脖子索性往土生面前凑,涨着脸道:“你打呀,打死拉倒,你知道你是我爹呀?你还知道啊?你看看哪家爹像你这个样子,从来不把我们三个姑娘当女儿看,我最惨,一岁不到你就想扔了,你拿二个儿子当个宝,拿女儿当根草,儿子是少爷,女儿是贱丫头,以前土主家贱丫头还有个工钱呢,你呢,啥时给过一分钱,家里家务活我们仨包了,重力的活都是我来干,起的比你们早,睡得比你们晚,还照样一天不落的和你们一起挣工分,挣来的工分都记在这个家头上,儿子读书吃饭穿衣一样也不少,我们仨个丫头不要说读书,一件衣服补丁加补丁的,谁家姑娘不爱漂亮,买件新衣服就像割你肉一样疼,我就是给你使唤的一头牲口,人也得心疼一阵子吧,你从来都没有,我的事你从来都不放在心上,怎么婚事你倒关心起我来了,你关心的是啥,你的面子,还是人秋官老看不上你,你是心里别扭,不是真的关心我……”美娜把这二十多年来的气一鼓脑倒出来,反正硬也是打软也是打,说出来反倒让心里图个痛快。

    “你这丫头,你看你越说越不像话,还有个女儿的样子吗?你也不怕左邻右舍听见,你赶紧给我闭嘴,农村人不像城里人,女子不读书司空见惯,哪有小姑娘上学,家里不是穷吗,供不起你们五个人读书的,不要说上学,靠我们俩人挣工分全家都要饿死。”美娜妈其实是心疼女儿的,只是老头子重男轻女,向来都是他说了算,做娘的也是没办法。

    “你让她说,看她还能说出啥来,我不像个爹,好,你可以不认,有当官的等着做你爹,你反正也是送上门去了,我也不拦你,你去,你马上去,你自己走上门去,就秋官这德性,你还指望三聘六礼上门提亲,八抬大轿来娶,做梦吧,就怕你送上门去,人家还不待见呢!”土生这话不是堵气,还真被他猜到了。

    “哼,哪都能称你的心,你想我走,我就不走,我就等着三聘六礼大福家来提亲,敲锣打鼓来接我,被你乌鸦嘴说中的话,我再走也不迟。”美娜到是随了他爹的性子,二头犟驴撞一起,真是拉也拉不开。

    话说大福家也是如出一辙,秋官在家与儿子也扛上了,秋官心里小算盘早已打算好,想着儿子进了城,做了城里人,将来娶个城里媳妇,二个双职工小日子红红火火,像队长说的大福聪明运气好的话混个一官半职,真还能享儿子的福。

    “大福,你是不是傻呀,整个乡里仅就这么几个名额,你爹我溜须拍马给你搞来的指标,进了城,将来娶个城里媳妇,两口子都是文化人,还改良我老王家的种,土生家的丫头和她爹一样倔强驴子脾气,大字不识,一傻笑起来整个村都能听见,扯着嗓门扛起来哪像个姑娘,男人都得服输,我和你说,你不要再和美娜胡来了,反正不到一个礼拜,你要去厂里报到,一走了之,有啥事爹给你撑着,这事你听我的没错。”秋官心想儿子糊涂得给他分析分析,眼光看的不够长远。

    “爹呀,我怎么好这样做人做事,早上的事左邻右舍都看见了,我一走了之,你让美娜怎么做人?她一个大姑娘家名誉不就毁了吗?她还能嫁给谁?我承诺美娜了,肯定娶她,我说话得算数,城里人乡下人以后不是一样过日子,爹,我求你,你就请个媒人去提个亲,这样我去厂里,人家也不好说什么了,这样也算光明正大,不会有人戳我脊梁骨,骂我没良心,啊,爹,我求你了。”大福不像美娜,苦求他爹,态度不强硬但主意自己拿。

    “那你想也别想,我可拉不下这个脸来,看到土生这张驴脸,跟他做亲家,想想心里就别扭的慌,大福,你也是个文化人,你那脑袋怎么不开窍?这点人美娜比你聪明,一看你是城里人了,这家伙动作可真快,来个生米煮熟饭,她像膏药一样贴上你让你甩不掉,她想的美,你仔细想想,是不是?美娜这点心思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好好比较比较,一个城里有文化的媳妇,一个大字不识乡下人能比吗?一个天一个地,差太远了,你别糊涂啊?”秋官这算盘打的不是一天二天了,大福想让爹去求亲,怎么可能说服得了他。

    “爹,我们做人做事不能不讲良心,从出生到现在我们一直都是农民,就算转为城里人,但本性是不变的,从小一起长大,我读书家里劳力少,美娜经常暗里帮助我家的,哪有你说的心思算计这么长时间,她心地善良这点你也是看到的,我如果真按你说的一走了之,我哪还有脸回这个村?按你说的,村里人怎么看你这个会计,怎么看我大福呀,你要是抹不开面子,不用你老人家亲自出面,请个媒人去说,大大方方上门提亲没人说啥,爹,行不行?我求你了,啊?”大福苦口哀求。

    “你是说我没良心,是不是?说你爹做人瘪脚啊?你满脑子到底什么狗屁东西,和你分析把眼光看远你听不进,脑子进浆糊了,和土生家做亲家,他八辈子都别想,一张驴脸那倒霉样,和他们搭上,你就别想有个好前程,今天你听得进最好,听不进也得听,我把话放这里,只要有我在,你就趁早死了这个心吧!”秋官这一发飙真让大福吓了一大跳,看来一二天内是做不通老爷子的思想工作了。

    大福只是叹了口气,不再吭声,知道现在说啥也没用,只能另想办法了。

    几日后晚上,大福和美娜缩在村东头的大榆树底下,美娜愁眉不展的苦着脸说:“你可把我害苦了,我和爹也扛上了,你家不上门提亲、敲锣打鼓娶我过门,我就得离家出走了,你知道我爹那个脾气,这次没打死我,算我运气了,怎么办啊?大福你想办法这事怎么办啊?”

    “是我害的你,当然我负责,放心啊放心,我一定敲锣打鼓娶你过门,让别人看看美娜没看错人,大福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大福手摸着美娜的头发,浅笑着眼睛有些迷离。

    “你知道吗?村里那些好事快嘴的七姑八婆在传了,说我美娜是有多慌张,担心你大福变卦,怕你不娶我,所以做出这么猴急的事来,还有人说是我和我娘筹划好的,闹这么一出就是让别人都知道,说是逼你娶我,你听听,你听听,多难听啊……”美娜拽拽大福的胳臂,大福一把将美娜揽在怀里。

    “我爹也不是不同意,只说就这么几天哪来的急,说是去厂里之前还有好多事情得理理,昨天我才去乡里做体检……哎,有了……”说着,大福俯着美娜的耳朵悄声说话。

    美娜听完噘嘴不语挑眉乐得笑出声,在黑暗中喜得蹦起来,所有不快与担心随着大福的几句话似乎已烟消云散,不过还是求证的问道:“你说的当真,你真敢吗?”

    “明天一早七点,老地方,绝不反悔!”大福非常认真。

    在临去工厂报到的前一天晚上,美娜待家人齐吃饭时,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本结婚证摆在父母面前,淡定而难掩得意的表情道:“大福说,时间太紧,等过年春节时再办喜酒,先办证定下来,让我安心。”

    “哼!”美娜爹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斜倪了一眼美娜,又瞟了一眼结婚证不再说啥。

    美娜妈发自内心的欢喜,对她来说双喜临门,儿子去工厂报到,女儿找了一个厂工人,拿起结婚看了又看,只是笑而不语,心里明白,此时啥也不说为好,老头子的倔驴脾气,要怼女儿还不是分分种的事。

    此时大福家的情况同样场景,只是不同的是秋官听后,猛拍了二下桌子,接着拍了一下大腿,气得用手指直戳大福脑门,迸出一句:“唉,你这个混账!”。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668cpwmf.958jbs.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668彩票网免费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381psb.com 1115119.COM S618P.COM 304ib.com 11sbsg.com
131sj.com 766BBIN.COM 78XTD.COM 985sunbet.com DC761.COM
729sun.com 132cw.com 1115117.COM 687jbs.com XSB598.COM
8YQS.COM 107SUN.COM XSB518.COM 166TGP.COM 811TGP.COM
{$UserData} {$CompanyData}
网站地图 心博天下官方网 金福彩票网官网 大运彩票注册
在线娱乐平台 太阳城申博桌面安装版 申博ag游戏 沙龙娱乐官方网登陆
永昌游戏 日本娱乐网站 彩18六合彩 博狗投注技巧
百益彩票信誉如何 678娱乐开户 大运网彩票官网活动 满堂彩网网址
678娱乐平台登录 金福彩票网网址 联发彩票网可靠吗 678娱乐官网
381psb.com 1115119.COM S618P.COM 304ib.com 11sbsg.com
131sj.com 766BBIN.COM 78XTD.COM 985sunbet.com DC761.COM
729sun.com 132cw.com 1115117.COM 687jbs.com XSB598.COM
8YQS.COM 107SUN.COM XSB518.COM 166TGP.COM 811TGP.COM